xw

很高兴你能够阅读我的文字
长期不在 不用关注我

我靠 我菜死了

灵感来自夏日终曲和《O》

春寒料峭

[2022雷安七夕24H]06:30

题目:[时空穿梭][打架]

上一棒:@踏碎更声 

下一棒:@清梦闲睡 
@雷安活动主页君 

——

雪堆成一座银色的坟,里面住着往生的春。

——

  


    安迷修站在雪原上,侧身避开西南方向的风,往手心哈了一口气,搓揉。手上的肌肉很僵硬,磕在一起就像两块没有知觉的冻肉,搓半天也升不起点足够暖手的温度。凛冽的风一阵一阵割着他冻红的脸颊,扎进血肉里,撕扯每次呼吸时起伏的心肺。

    零下几十度,雪片被寒流裹挟着,纷纷扬扬地抽打一切生命体。护目镜的乳胶边勒得他眼周通红,眼白憋出密密麻麻的血丝来,像要掉眼泪。安迷修在暴雪中待了十几分钟,将雪块拍实,建成挡风的矮墙,抬头看见一望无际的白和几片浓厚的乌云,又捏紧了雪团,塞到保温杯里等待融化。

    雷狮摘了手套,用拇指抹去手表表面结起的模糊冰霜。表盘玻璃特别冷,雪片落在上面就扎了根。秒针在里面动,嘀嗒嘀嗒,一刻不停。

    时针对准太阳。现在是三点。时针与十二点刻度的夹角角平分线所在位置,就是理论上的正南。

    他们都有经验,经常看荒野求生,也自己旅行,知道这个判断方向的技巧可以在迷路的时候救人一命。安迷修把下巴埋在围巾上,汲取一点点从自己身上传出的热量,将冰砖码在手中,按照正六边形规整地堆砌好,搭成一个冰灶。雪虐风饕。一小会的时间,几乎在他身上搭出个小雪山来。

    雷狮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用刀割鹿肉,手指弯曲的时候指节咔哒作响。他伸出左手,用掌心把覆盖着阴翳的鹿眼合上,将刀架在鹿的头顶,左右摩擦刀刃,把一对锋利的鹿角取下来。被雪掩埋而冻伤成黑褐色的肉切下来,周围有冻疮水疱的皮刮下来,尽量不损失可食用部分。刀刃蹭破到水疱,稀稀落落地流出些半凝固的粘稠脓水来。

    他把刀插到雪地里,将雪块按实,擦干净刀身,剖开鹿腿,沿着纹路,将条状的白色脂肪割下,收到侧包里。

    鼻腔熨温吸入的冷空气供给生命活动,经由喉管吐出来的却是血腥味,白雾混着细小闪烁的冰晶,消散在空气里。寒冷封锁了嗅觉。

    雷狮面色不改,将毛茸茸的鹿皮整块剥下,刮干净上面细碎的脂肪,装在不锈钢碗里,剔下筋膜,拧住肌腱,握住刀柄,使锋利的刀刃斜着插入关节软骨,旋转深入,切断骨肉的联系,动作很快地将鹿给肢解掉。

    雷狮和安迷修在旁边站了一会,看着浅粉色的、稀释凝固在雪里的鹿血和即将被暴雪掩埋的头颅,无言。

    暴雪夺走以它为名的雪原鹿的生命,死后又将它揽向自己的怀抱。

    狂风吹动浮雪,将它们堆在岩石一角,那里是下风处。安迷修之前在雪堆上横着挖了个洞,可以把整个人塞进去避风,雪没有停的时候他们一起扩展了这个小小的庇护所,手上生一大片红紫的冻疮。雷狮用紧实的雪堵住半边洞口,留个空气流通的通道,又往下挖深了一点,使冷空气下沉在这个挖深的小坑里。

    太阳很冷,炽白的球体蹭在灰沉的天空上缓缓下滑,那一圈直视时过分耀眼的光辉,仿佛是灿灿的金纸,只有光,而并不提供哪怕一丁点热量。

    雪下了很久。安迷修躺在洞里听簌簌的雪落的声音,呼吸慢,心跳也慢,两个人靠在一起取暖,雷狮的围巾绕了一圈,缠在他们俩的脖子上。血液从手足泵向心脏,咚咚地响。

    安迷修想起来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起来刚刚那双灰色中混着浅绿色的鹿眼,还有很久之前和雷狮去天堂瀑布、骑行大半个美洲的夏天。过了一会外面簌簌的声响小了,安迷修感觉脸上有点凉,迷迷糊糊地坐起身,磕着脑袋了,头上那片雪化成了冰水,往嘴里滴。他探了探雷狮冰冷的手,拍脸,叫他起程。

    太阳沉下地平线,雪山与天空交接的边变得模糊。他们走了很久,足迹盖在雪地上,四行,隔了一会回头看,已经被残雪抹平。安迷修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几个字几个字的和雷狮聊天。他们脚步不停,走了上一步就接着下一步,走得大腿没知觉,走得雪又开始下,直到天空的色调变得灰黑,袭来浸入骨髓的冷。

    雷狮看着那堆盖了雪的冰灶,沉默一会。然后放下背包,取出火绒,将它们捏散开,瞥了眼手腕。手表坏了,时针指向四,巍然不动。安迷修在一个小雪坑下,捏住止不住冷颤的手,端着指南针测量。

    或许是受地磁影响,指针的红色端在N和S之间持续剧烈地反复摆动,不停止。

    他将指南针放在包里,挖深了这个雪坑,凹陷的雪恰好可以容纳两个人,风从上面快速吹过。安迷修看了眼雷狮的眼睛,笑了下,呼出的白气散在干裂的唇边。

    雷狮朝他扬眉,两只手卡住打火石,扭动手腕换不同的方向碰撞。黑色的石头中间擦出橙红色的火花,微弱,落到火绒上,困难地引燃一根穗末,灰烬掉落,又灭掉。他重复这个动作,换了个方向,用背挡着风。几颗火星往下钻入,冒出淡淡的白烟。

    安迷修看着冰灶,十指并拢,凑近到底部,缓慢向架空的地方吹气。火光闪烁,明灭不定,几次飘忽后,终于缓慢爬延至整团干草,燎着空气,燃烧。他双手并排,与矮矮的冰砖一同挡住风,护着那团小小的、初生的、明灭不定的火焰。

    雷狮用登山杖把鹿的脂肪挑起来,环绕火堆外围均匀地摊放下去。白色的脂肪燃烧,在温和的火光中逐渐软化、滴落,变得透明,火势稳定。他们坐在火边,火光只照得亮周围的一片区域。雷狮的影子投在雪坑里,被折成两段。


    这是他们第四次回到这个地方。



    安迷修看了会,起身从包里翻出鹿肉,把它们摆在火旁,旁边放着保温杯。肉烤熟了好取,雪化成水了容易喝,火焰被风吹得晃动,灼到深粉色的肉,也将周围的雪水融化,沁到脚下。

    安迷修一开口,风就卷着刘海往嘴里蹿。雷狮瞥他,应了一声,用刀给鹿肉翻了个面。油脂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被风削弱又吹远。

    火焰映在安迷修的眼底,像泛光的磷叶石。他额上的薄汗结冰了,变成冰晶,又很快地被体温融化,顺着脸颊滴下去。

    只简单烘烤的鹿肉夹生,外面烧焦里面不熟,说不上香。雷狮用刀对半切,又用刀尖挑着雪放在肉上化,混着流出来的血水,看起来像肉汁一样。

    安迷修觉得嗓子干的要命,之前喝冷水的时候跟插了把刀在喉咙里搅和没两样。他把水匀到碗里,靠近火堆边,然后把护目镜取下来,挂在脖子上。

    雷狮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往上看。

    天上有两颗星星,亮的一颗是北极星,另一颗看不出来属于哪个图案,像碎钻一样闪着光。安迷修顺着他的目光往左移,又发现月亮,只有弯弯的一点儿月牙,浅浅的白,挂在天上,过了一会又被飘动的乌云遮住,隐没了。

    他们不走回头路。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却到了原点。安迷修试着修复手表,试着使用指南针。

    理论上来说,人可能因为没了明确方向指示,加上左右脚步幅有细微差距,所以在这样没有标志物的雪原上,通常会无意识的走个圆回到原点。某本旅行杂志提到过,这个圆的直径大约是六千米,不算大,但不断重叠起来就多了,耗时一长,很难走出去。

    雷狮把肉用刀尖挑起,片得很薄。安迷修思考,路线没错,几乎是朝着某个方向的,他们盯着对面那座雪山走,不说笔直,至少偏差不大。尽管感知上一直在下坡,反复路过那面标记旗。

    安迷修跟雷狮说了很多著名的学说:物理学,化学,生物学,量子力学还有中国古代近现代的玄学。雷狮把肉叉在他嘴里,说人啊走到最后只能靠自己。

    火燃着,橘红的火苗在风中摇曳,忽大忽小,坚持不灭。午夜时分的天空黑沉,云也没了,干干净净的。雷狮半靠在雪坑里,安迷修睡了。他们轮流守夜。

    下半夜雪又开始下,飘到脸上,冷的要命。雷狮抬头看着天,幽深。安迷修半梦半醒,眼皮底下瞄着些光怪陆离的图形。他提了一口气,憋着,吐出来,断断续续地想,上面的亿万光年处有没有黑洞,这片天空是否也曾被人如此凝视过。

    冷到骨髓里,就变成了暖。体温降低,心率不齐,安迷修思来想去,眼前灰茫茫的,有点累,想动手但动不了,呼吸沉重,感知迟钝。他觉得雷狮好像走了,旁边冷的,手是冷的,鼻头很酸,闭着眼睛,什么地方都冷。


    安迷修觉得睫毛凝在了一起,支愣着眼皮,戳到眼球里,一眨就痛。过了一会,耳边不是嗡嗡的耳鸣了,才听见雷狮在低声说,“安迷修。”

   雷狮掐了下他的手腕,他醒了。

   火焰燃着,应该是半夜又加了燃料,一片深黑里的光在瑟缩抖动,提供些许微弱的照明。雷狮站在他面前,手上握着伸缩刀,看着黑暗中肆虐的风雪,绵延无尽头。

    风呼啸,无比尖锐,送来呼噜呼噜的低哮。火堆卡在中间,跃动的火苗将闯入风雪的攀登者与古老的肉食动物隔开十几米,几点莹莹幽绿,踏雪无声,幽灵般逐渐逼近。

    雷狮保持背对安迷修的姿势,缓缓后退,靠在雪坑的陡坡上,蹭掉了些冰棱。安迷修冻僵的手握住鹿角,另一只手往包里摸照相机,拎起来,食指拨开遮挡盖,摄像头朝外攥在手心里。

    他们所要面临的狼群大概是一个家庭,身形三大一小,以火堆为分割线,依次排开。老公狼平翘着尾巴,慢步踱到可视范围内,尖锐的犬齿挂着涎水,往下滴,火光映着皮毛,凹凸不平,瘦骨嶙峋。它的同伴盘坐一旁,左右摆动毛发稀疏的尾巴,意图明显,狡诈地伺机而动。另外两匹雌性则稍稍退后,银白色的线条隐没在飘然的雪堆下。

    雷狮沉紫的眼睛一闪不闪,拇指在刀背上滑动,刀尖向后指了指。年轻公狼白多黑少的眼睛锁定他的脸庞,或许是因为冷,所以蹲坐着也细微抖动。它咧开唇角,脸上斑癞的皮挤在一起,但这并不影响它模仿人类——或许是人类自己下的定义——露出个有些危悚的、奸诈的意味的笑。

    人与动物对峙着,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杀意,一半来自寻常意义上的、饥肠辘辘的猎食者,另一半则藏在锋利的刀刃中。

    热气扑打,腥风点袭,安迷修闭着眼极快地按下快门,闪光灯骤然亮起,光滑的积雪反光,一瞬间内晃得坑里亮如白昼。

    两匹袭击失手的母狼对这刺目的白烁躲闪不及,骇了个摆抖,摔滚到雪坑里,哀嗥呜咽。老公狼审时度势,闭着狼嘴闷闷地绕到他们身后,趁着混乱阴险地冲着安迷修的脸挥爪,被雷狮用双肩包抵住,反手插了一刀,拉出一道挺长的血口子来。

    很累。每一次强迫身体做出反应都很累,脸上的液体滚烫,安迷修猜想那是血或汗或生理泪水,再不济一点就是狼的尿液。黑暗里他看不清楚,和雷狮背靠背。

    血淅淅沥沥洒在雪地上,蒸腾出新鲜的热气。它翻滚着哆嗦着又站起来,掂着三只脚,用头撞,红了眼疯狂地朝人脸上蹿跳。

    雷狮揽着安迷修躲开一阵腥臊的风,一脚踹到公狼的腰上 迸发咔擦一声脆响,安迷修捻手接住雷狮滑送过来的刀,向下用力破开皮肉,插进狼的背脊里。

    年轻公狼嗅着血腥味蠢蠢欲动,伸直了尖细的唇吻,獠牙尖锐,口水腥臭,腐烂发酵味从嘴中喷发出来,虎视眈眈地盯着。它的鼻头耸动,面上浮现出一种如痴如醉的表情来。

    雷狮看了一眼,迅速偏头,躲过身后袭来的一口噬咬,双手摁住狼的肩脖,掐住脖子,被它的挣扎与重量压制扑倒在地。安迷修上前一步,踩住它的尾巴,以从后背拥抱的姿态将鹿角捅进了狼的眼睛。血喷了很多,叫声很响,红色溅得一头一脸,黏糊糊的,扑了满身。

    雷狮迅速翻起身来,把背包里的鹿肉呈扇形丢往四个方向,抛得很远,然后退出凹陷的雪坑,沉默地,眼睛看着狼群,一步一步向后走。

    狼群缄默,风雪停了,天空从东方开始变得白蒙蒙了。呜咽的声音变小,远一些就听不见了,不知是狼还是风,他们都没回头。雪又下起来,破晓日出了,狼群四散。


    雷狮转身拉着安迷修的手在雪中狂奔。

雷安常回家看看七夕大饭堂24H

雷安活动主页君:




◇纤云弄巧,佳节已至,七月初七,有情人鹊桥相聚,由52只喜鹊搭成的鹊桥已降至天边,静候有情人到来。




◇活动策划、宣图制作:@朝日巡游記 




◇活动时间:2022年8月4日 0:00-23:30




◇特别鸣谢:@儿戏浪子☆ 、@栖息非楠木 、@拿不拿了拿拿拿不拿 、@足山月月 、@不要赞我评论 




◇活动规则:本次活动的规则依旧是关键词形式:每位参与老师将提供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事件还有一个自行发挥,这些关键词将会被全部打乱,然后随机分配到每一位老师手上,老师们将根据拿到的题目进行创作




◇活动参与人员及关键词




☆0:00 wm @wm又想吃兔兔火锅 


洗厕所


胡思乱想




☆0:30 珀鸟 @珀鸟 


偷吃冷饮


唱诗班




☆1:00 十素 @菊色素变 


诱煎


柳橙花




☆1:30 桦生 @爆米桦生🌸 


沾着不明液体的工牌


雷安的童年




☆2:00 Auxilia @精神病 


重生之我是上海郑辅


看小花




☆2:30 森川 @【森川星野】离线中 


烟花下接吻


吸烟




☆3:00 绵绵冰 @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在咖啡馆谈合作


养成蜘蛛猎奇




☆3:30 宋景之 @Akiko_ 


逃亡中


荒诞喜剧




☆4:00 慈叶 @佛八苦 


融水性内裤


猜猜谁来吃晚饭




☆4:10 倩倩 @雷达呆毛BiuBiu 


相约吃雪糕


水中接吻




☆4:30 七玛 @seven玛 


吃饭


混乱邪恶雷老三




☆5:00 眠袄 @aooooo 


穿越成了杀马特贵族的麻辣男友


基尔霍夫环流




☆5:13 千稚鹤 @只会45°脸和到处爬 


骑自行车在马路牙子上摔跤了


在时代广场上蹦迪




☆5:20 Livy @Vanity 


第四季动画重置


古风pa




☆5:30 塔塔 @宇宙墜落 


在毕业舞会跳开场舞


绿豆冰糕




☆6:00 炎寂 @踏碎更声 


雷安雨天一起回家


碰到手




☆6:30 许妄 @xw 


时空穿梭


打架




☆7:00 寄雨 @清梦闲睡 


大赛安穿越遇到学园狮


喝错水杯




☆7:30 曰泽 @狐弧了个 


飞鸟与白休桖


安主动想要接吻




☆8:00 柒氿 @侵蚀感染菇【养胃版】 


雷安小情侣䢺夜


器官+表情失控




☆8:30 坚果 @_dua 


龙雷×社畜安,安迷修在梦中救下了一条龙,龙决定来现世报恩


睡觉偷亲




☆9:00 楚衡 @给点安迷修 


机器男友


年龄差七岁的年下




☆9:00 烩鸽鸽 @烩鸽鸽 


雷在教室给安迷修贴ok绷(胸上)被围观


双双战死




☆10:00 蜀苕 @薯条呐🍟 


牛郎织女马桶上相会


吟游诗人与梅雨季节




☆10:30 啊哟 @Ayo 


安是雷的画中人,别人眼中是画,其实安是不存在的,但是雷可以触碰到安,闻到安气息的精神内耗


用大腿当食材做晚饭




☆11:00 Ki @🎀 


拍蚊子


落日前的玫瑰




☆11:30 初吉 @初吉 


巧克力


亲吻和角色扮演




☆12:00 四狗 @再磕就是狗 


讨论人生哲学





☆12:30 昭惺 @咖喱咖喱飯 


约会


死前拥吻




☆13:00 萧临川 @萧十一 


学小提琴


玩具




☆13:30 燕儿 @燕儿 🌟 


骨裂


一直以为思生活混乱会乱搞的雷狮居然是第一次




☆14:00 布布 @比巴布泡泡糖♪ 


被困在镜子里


优雅的西装暴徒




☆14:30 线 @Ropine 


在街口徘徊


塞壬海妖




☆15:00 白日 @白日 


探戈或者华尔兹雷狮跳女步


波子汽水棒棒糖




☆15:30 孜祯 @◈暂无立绘◈ 


雷狮被下💊


互殴然后亲在一起了




☆16:00 岚空 @嵐空 


穿进数学分析与Fourier大战三百回合


雷安杀马特QQ秀




☆16:30 鸽子 @不要赞我评论 


雷狮和安迷修一起抓泥鳅


雷狮想和安迷修上🛏️




☆17:00 Rximenaon @オレンジ戀 


在做前系的时候被嘴里的蒜味熏到


雷狮部分感情缺失




☆17:20 猊 @猊好想杀了口腔溃疡啊 


夺走初吻


搞笑霸总和魔鬼娇妻




☆17:30 楠木 @栖息非楠木 


安迷修拿着玫瑰花和雷狮一起遛狗


军阀雷×戏子安




☆18:00 汐 @汐 アオギリ 


履行解除


黑暗料理




☆18:30 石钟 @石钟 


直播间事故





☆19:00 鸠 @LOTFER通知 


安迷修铃铛红绳捆绑


Cake and fork设定(触手)




☆19:30 蹦蹦 @足山月月 


诅咒发作


马桶里的田螺姑娘




☆20:00 浪子 @儿戏浪子☆ 


学校突然下雨


他是家族的至尊王者,一声令下十万精神小伙千里为他坠器,他是勤勤恳恳的朝九晚五上班族,一次穿越成为了贵族的男人,爱恨纠葛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他要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20:30 摊摊 @摊怎九十度 


雷狮学林黛玉说:“瞧瞧,我不过多说了几句,哥哥就这般模样。”


绯闻




☆21:00 不庭 @朝日巡游記 


怪物来袭


面具




☆21:30 救 @救救地狱 


左❤前突击查寝


水晶吊坠




☆22:00 槿 @Twinkle 


雷安双a干架干到对方易感期被诱发


温泉




☆22:30 狸猫 @八千狸子 


雷狮半夜想搞恶作剧从窗户翻进安迷修家然后被安迷修发现了


一场意外之旅




☆23:00 焓漪 @行迹回收 


海边告别


快板相声




☆23:30 Grasty @Grasty 


雷狮和安迷修是死对头报考的学校正好考上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宿舍


指缝舔舐




——————————


让我们一起来期待老师们的产出吧!


2022/8/4,我们不见不散~

二编:

p1是叶籽老师赠的她画的神图,她在lof没号所以艾特不了

p2p3是我的文